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8 我狼狈地收拾了摊子也到了我和蒙凤姣约会的时间在预定的山脚下的一个小粉店里我们双方对上号后,就直接进入文学的话题日落西山了我们才依依惜别因文学而依依而别。那天我无法请她吃粉我的兜里真的空空如也。 我什么也没吃晚上我才回到家里半路上我把那些私章丢进了黑夜春天我的一篇总数字为小幽默发表在都安县文化局主办的小报澄江上两个月后我收到稿费。陈昌恒这三个字终于变成了铅字我一夜成名后村里村外十里八弄的婚丧喜庆迁居入宅的群众都纷纷请我写对联当掌柜,连新生儿的名字也请我撰拟我每次也因此换来一包两包经济牌香烟算是润笔费的替代品。我真正让村里人刮目相看是从秋天开始的。那年秋天的某日我被通知到县文化局参加文学创作座谈会要知道,当时能有机会到县城开会的起码是乡干部我和村里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到过都安县城。可我担忧的不是到了县城后怎么找到文化局而是会议通知要带的两斤粮票。农民哪来粮票啊他们每年只有卖派购猪得的原粮。我提前一天带原粮来到乡里跟一个当干部的亲戚兑换到了两斤粮票之后坐上了开往都安县城的班车。这次座谈会我看到了平时耳闻但从未谋面的都安籍作家蓝怀昌蓝汉东蓝书京蒙冠雄韦显珍韦明波等。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